庄闲在线

2019-05-25 10:54:19 来源:重庆森林

我的家庭教育很严。我父亲成长在军队家庭,很怕我养成娇气不讲理的小姐脾气。小时候家里做饭从来不会考虑我的口味,即使做的是我不爱吃的菜,他们也不会迁就我或者给我开小灶。治我挑食的办法也很绝:不爱吃饿着别吃。他们吃完饭会把剩下的饭菜都用碗扣起来保温,等我饿了自己就知道找饭吃,所以我现在一点儿也不挑食。

母亲最初打算把我送到沈阳的一所艺术学校,当时那所学校在中国的艺术学校里算得上一流。但是我父亲不同意,母亲想想我一个小孩在外地也觉着心疼。不过更关键的原因是“李老师”在综合考量我的实力之后,认为我根本不是搞这行的材料。缺乏表现欲,胆子小,当众表演爱怯场,没什么培养价值,这就是“李老师”对自己女儿的评价。而我本身对妈妈整天痴迷的东西好像有种天生的抵触,没意思,没新鲜感。

有朋友劝我说,你也唱歌多好啊,有你妈什么事都好办。我一想也是,就跟我妈说:“我把你那些有名的歌都改成rockroll出张专辑,怎么样?”结果是我爸第一个不答应:“你要造反呢?!”

都说婆媳难处,但妈妈对奶奶格外亲近。我奶奶晚年得上老年痴呆,病到晚期精神恍惚,言语失常,可是直到最后她还总是喊我妈妈的名字,喊“谷一吃饭!谷一吃饭!”惦记着让我妈吃饭。

心直口快的性格给妈妈带来了不少麻烦。那一年,她在中央电视台现场直播的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上,因为“长得漂亮一些的演员更占便宜”这一句话引起轩然大波。事后,不少朋友追问她是不是说了这句话,一些网站上的网友们有的疑惑,有的质问,有的观众写信打电话到东方歌舞团里找她问清楚,“李谷一是文艺界前辈,为什么会在这么多渴望踏上艺术之路的年轻人面前说出这样不公平的话?”

那天的现场直播我和父亲都在电视机前,也许现在的生活节奏太快,只有她身边的人能够会意她要表达的意思,而大家都只抓住了她那一句话。和我妈妈一辈的歌唱演员,哪个不是凭一把好嗓子实实在在的唱出来的?我妈妈最受不了“包装”这两个字,看不惯没真本事光凭长相的年轻人。她本意是想说,艺术是全方位水平的综合产物,注重形象是作为一个演员的基本素质,长得漂亮些的演员观众更喜欢,更容易受欢迎。妈妈每每在公众场合露面肯定要经过精心装扮,她的原则就是尊重观众。多年的职业要求很自然的形成她穿衣打扮的品位,即使是在生活中随意的穿着,她比我会搭配,而且同样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比我更“有味儿”。我想对这个观点任谁也不会说出什么不是,只不过当时妈妈只把她主要的意思说出来,没容她解释清楚便闹出误会,说她“看人有色”。之后我和父亲也小小的声讨她一番,“李老师”还是虚心接受的。

妈妈的性格很复杂,是个矛盾的集合体,说也说不清。有人说她是事业上的女强人,可是她最容易动情,爱掉眼泪;然而每当她流过眼泪之后,并没有在眼泪中消沉下去,再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李谷一更加坚强。

她的第一次挫折是在1980年,只有三岁的我对那次灾难还没有切身的体会,但是陪同在妈妈身边的父亲与她共同经历着那次沉重的打击。面对来自全国的批判,整整15天妈妈处于严重的失眠和精神衰弱中。她弄不明白,《乡恋》只是一首小小的歌曲,为什么会遭到如此严重的谴责?在1983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由于全国观众要求强烈,妈妈终于演唱了这首被批为“厕所歌曲”的《乡恋》,妈妈感到她实现音乐理想有希望了!

而后她在多番或大或小的挫折中经受着痛苦,但是从未一蹶不振,反而越挫越勇,不论多难她都能自己挺过去。但是最近一次“东方团事件”的打击让我明白,其实她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坚强,我第一次知道她也有这么脆弱的时候。2000年,我父亲在云南报病危,母亲前往照顾他,父亲尚未痊愈,因为“三讲”开始,母亲被紧急召回北京,焦急中也病倒在医院。母亲因为她直爽的性格捅了马蜂窝,在“三讲”期间遭受到不公待遇,我第一次见她这样的焦虑和沉闷,头上有两块地方头发掉得一根不剩,一夜之间,原本朝气蓬勃的母亲一下老了很多。

我一向对女儿要求很严,但有时他们不理解,毕竟年轻人和我们的想法不一样。我对自己子女的要求是只要自食其力,靠智慧、劳动成家立业就行了,没必要期望太高。

肖一一声“李老师”叫了我二十多年,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她不想显得特别,就也随着我的同事和学生们叫我老师。肖一不是打着父母的名字出去招摇的孩子,她曾经在中央电视台工作过一段时间。我因为工作关系一直和央视有比较频繁的接触,也有不少熟人,但是直到她离开央视,除了那几个和我熟悉的老导演和演员,肖一小的时候跟他们见过面所以认识她,其他身边的大部分同事都不知道这回事。

说到家庭,我这些年来有“三个愧对”。一愧对父母,我父母都已经是九十多岁的老人,我母亲现在病在医院,我不能尽孝;二愧对丈夫,对丈夫我没有尽到妻子的责任,这么多年来我们两个人比着忙,我演出繁忙,而他因工作经常不在家,聚少离多;三愧对女儿,在她最需要母亲关怀的时候,我却没能给她什么直接的教育。事业上的坚定使我在家庭生活和情感生活中比常人更加脆弱。

我小时候过得很苦,十几岁离开家,不像现在的孩子在父母身旁享福,一切都要靠自己奋斗,可能正是因为经历得多了,所以体会很深,歌里唱出了感情,就很容易掉眼泪。回头想想这几十年,经过一波接一波的打击之后,我有时怀疑自己一直坚持的想法是不是错的?不应该那么认死理。我是从过去走过来的人,一直坚持着传统的为人处世、待人接物的原则,快人快语确实造成过一些误会,但是面对大是大非,见着现在社会上的不公和那些扭曲的人际关系,我很难想象,也不能接受。

我爱人说,他这一生最大的幸福不是挣多少钱,而是看到我的歌迷除了那些从当年伴随我至今的老歌迷外,还不断有年轻的朋友甚至初中生成为我们知音。被吸引进来,才是他最大的欣慰。

李谷一我国著名歌唱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44年生于湖南,15岁考入湖南艺术专科学校。原来唱花鼓戏的李谷一改学西洋发声法。1980年以一首《乡恋》红遍大江南北,被公认为内地第一位流行歌手。

1982年,从中央乐团抽调出来,着手创建中国轻音乐团的筹备工作。1986年中国轻音乐团正式成立,担任团长。在中国轻音乐团十多年中,筹划演出了几套轻音乐曲目,为我国音乐园地增添新的品种。在此期间,其演唱艺术再创高峰,《难忘今宵》、《故乡是北京》、《前门情思大碗茶》、《我和我的祖国》、《刘海砍樵》等。口述/李谷一肖一记者:姜薇于静

娱乐讯好莱坞女星卡梅隆·迪亚兹日前在其价值140万英镑的家里到五斗柜里去放东西时不小心跌倒导致头破血流,当时就昏了过去,这个意外也使得比她小9岁的歌星男友贾斯汀感到心疼不已。

据称,迪亚兹当时正往二楼的柜子里放东西,突然没有站稳跌了下来,在楼下的贾斯汀只听到一声巨响立即冲到楼上,这时迪亚兹已经昏迷在地板上,头部一直在流血。贾斯汀立即抱起迪亚兹并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在前往医院的途中,24岁的贾斯汀一直紧握着迪亚兹的手不放。

在医院里,33岁的迪亚兹背部有伤接受了治疗,另外头部更是缝了19针。一位朋友透露说:“贾斯汀被吓害了,他很担心迪亚兹,迪亚兹当时浑身冰凉,头上还尽是鲜血,贾斯汀心疼极了,他一路都在安慰迪亚兹,抱着她让她不要乱动。一开始医护人员担心迪亚兹摔断了背部的骨头,所幸的是,仅仅是擦伤和肌肉轻度拉伤。在整个过程当中,贾斯汀一直陪伴在迪亚兹身边寸步不离左右。”

在这次意外发生之前,这对小情侣刚刚从南非度假回来,当时迪亚兹正把收拾好的旅行设备,包括一些帆布背包和一些炊具放到五斗柜上面,没想到灾祸就这样在一瞬间发生了。据称,迪亚兹曾试图保持着平衡,但一不小心还是跌倒在了地板上。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