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线上娱乐

2019-05-25 10:44:38 来源:重庆森林

本报讯(钱俊毅吕剑波马红漫)近日,随着2002年4月开始修改的《邮政法》第7稿的出炉,快递公司遭遇了“生存”问题,300多万快递从业人员有可能一夜之间变成“非法从业人员”。

上海东方万邦快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和平告诉记者:“问题出在《邮政法》第7稿的第10条。”

下周一,上海东方万邦快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和平和其他几位同行及律师,将代表上海几十家民营快递公司赶赴北京,向有关部门申诉对《邮政法》修改稿的意见。

“时间太紧了!”今天上午,当记者拨通刘和平的电话时,他说,“今年1月5日,《邮政法》修改稿第7稿正式出炉,并列入4月人大常委会审议和立法

计划,其中第10条明确规定,信件的寄递业务由邮政企业专营,但是国际信件的速递业务和单件重量在350克以上的国内信件除外。”

“这下,阿拉做快递的都要成为‘黑户’‘地下游击队’了!”老刘讲,上海是全国民营快递业发源地,目前,沪上有6000多家民营快递企业,从业人员十多万,而寄递350克以上信件和包裹的业务仅占业务总量的10%左右,“侬想,‘专营令’一出,谁能靠这一点点生意活下来呢。”

“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还是要争取到底。”老刘说,得知第7稿的内容后,今年1月10日和1月17日,上海民营快递企业已派出代表赴京,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政协和国务院多个部门阐明了自己的观点。

老刘讲,值得欣慰的是,一些部门还是比较同情他们的处境的,在回函中表示“党政军公函和私人信函的寄递应由邮政部门专营,商务信函寄递则应放开经营。”

虽然,支持者只是少数,但老刘认为,在未正式立法前,民营企业还是能为自己谋得一席“生存”之地的。

“下周一,是我们第3次去北京,这是最后的努力了。”老刘告诉记者,此行他们将拜访国家邮政局、信息产业部、国家发改委、国务院法制办、商务部等,希望这些部门能同意商务信函寄递市场完全放开。

老刘讲,第7稿一旦成为“终结版”,不仅会砸掉许多民营快递企业的饭碗,还会给居民生活和企业、银行的正常工作带来不便。

老刘告诉记者,作为新兴的第三产业,快递不再是踩着“老坦克”、骑着摩托车,帮人跑跑腿的“生活”了,它已成为一项综合配套的服务工程。目前,上海90%的企业进出口报关单,50%的银行汇票、支票、信用证等都是由民营快递公司帮助投送或办理的。

“这些信件哪一样会是350克以上的?我们有十多万投递人员,而邮政部门不过两三万人,如果让它们专营,这么大的市场需求邮政部门是无法承担的,一旦投递速度放慢,不少银行、企业的工作可就要处于半瘫痪状态了!”谈到这里,从电话那头传来老刘长长的叹息声。

邮政与民营快递公司的争议已持续多年,从2003年11月出炉的《邮政法》修改稿第5稿提出,“500克以下信件寄送由邮政专营”到今天的“350克专营”,围绕《邮政法》修改版本的变化,双方的争议始终没有平息。

邮政部门认为,对于一封仅贴着0.8元邮票的信件,民营企业无论如何是不愿意翻山越岭、费时费力递送的,因此为了维护邮政的公益特性必须使邮政获得一定的专营权利,以保障成本投入和回报。而民营快递企业认为,邮政专营意味着对市场竞争主体的损害。

产业经济学理论认为,产业是否具有规模经济和自然垄断的特征,决定了其竞争形式的选择,而竞争结构又决定企业的市场行为,最终决定产业的绩效。正如城市的供水、供电一般采用独家垄断供应和政府价格管制模式,其他竞争性企业则放开价格与进入限制一样,只有依据具体的产业特征才能决定对产业竞争格局的管制程度和规范措施。

对于邮政产业而言,出现如此激烈的争议,原因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对于产业性质的界定模糊和划分失策;二是邮政产业政企分开的改革尚未到位。

风餐露宿的邮递员辛苦地把邮件送到偏远山区居民的手中,但企业却承受了巨大的亏损。同时,邮政企业拥有行业监管和规则制定权利,这样就无法避免其利用盈利业务补贴亏损业务的冲动,快递因为利润高、业务量大,成为首选专营目标,于是矛盾必然产生。

根据《邮政法》修改稿第7稿第10条,信件的寄递业务由邮政企业专营,但是国际信件的速递业务和单件重量在350克以上的国内信件速递业务除外。

一般老百姓邮寄的平信重量大约在20克左右,350克的重量相当于A4打印纸70页再加上一个邮局的信封。“民营快递公司的业务90%都是在350克以内,这个规定意味着今后民营快递公司的业务都是非法的。”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