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导航

2019-03-23 00:54:07 来源:重庆森林

在记者的要求下,张娟被带到了中队长赵文钢的办公室,记者与她单独谈话。当办公室内只剩下记者(还有摄影记者)和张娟时,记者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孩儿。张娟在同龄人中个子不算高,长相一般,小眼睛,单眼皮,脸上还有一股小孩子气。她梳着一个马尾辫儿,前额留着刘海;上身穿绿色T恤衫,下身穿浅米色七分休闲裤,赤脚穿着一双淡绿色的凉鞋。

张娟坐在记者对面的沙发上,非常镇静地用那双小眼睛偷看着记者,偶尔与记者的眼光对视一下后又赶紧移开。记者与张娟的对话就在与她目光交错中开始了。

记者:为什么不上学了?上了几年学?什么时候不上的?不上学了以后干什么?

张娟:我学不进去,我在包头市二十五中上到初三,是从今年5月份不上的。不上学以后玩,上网、打台球、打游戏、滑旱冰、去录像厅看录像。

张娟:他们知道也不管我。我爸爸在锡林浩特打工,妈妈在包头市做化妆品生意。

张娟:我7岁的时候他们就离婚了,我被判给了爸爸,跟奶奶一起生活。听奶奶说,他们离婚是因为爸爸喝酒。

张娟:我第一次打奶奶是今年2月份,因为她管我,不让我往家领男孩子玩,我心烦就打她了,是用手打她耳光。

记者:你打养育你长大的亲生奶奶当时心里是什么感受?往家领男孩子玩什么?

张娟:我知道奶奶对我好,我打奶奶的时候心里也没什么感觉。我往家领的男孩子都和我一样,都不上学了,他们都比我大一两岁,我们是在游戏厅、台球厅、录像厅和旱冰场认识的,他们去我家也就是玩扑克。我有时领一个或者两个,最多的时候领了3个。我一共往家领过3次。

记者:昨天晚上你领了几个男孩子回家?你打你奶奶的时候有别人帮忙吗?你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一遍。

张娟:昨天晚上6点多,好像快7点了,我在一家游戏厅玩,碰见了以前在录像厅认识的两个比我大的男孩,和他们说完话后我就回家了。回到家见奶奶躺在炕上,便跟她说我要领两个男孩子回来住,奶奶不让,我就和她吵了起来。我很生气,就打了她两个耳光,然后把她锁进了凉房里。我打奶奶的时候家里没有别人,把奶奶锁进凉房后我就出去了,去找我要领回家的那两个男孩。

张娟:我是趁奶奶去凉房拿东西的时候把她锁进去的,那时好像是晚上8点多。我找那两个男孩回家,他俩答应跟我回家后,我们在外面买了几包方便面和两瓶啤酒,喝完后大约10点多钟我们就睡觉了,今天早上快8点他俩走后我就去外面洗澡了。

记者:你一晚上没管你奶奶?你奶奶什么时候死的?你现在后悔吗?害怕吗?

当刑警四中队的一位警官给她戴上手铐时,她竟莫明其妙地像是问记者,又像是问警官:“我什么时候能回家呀?”

天色刚黑的时候,中队长赵文钢打电话告诉记者,死者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张娟已经全部交待,对杀害奶奶的事实供认不讳。

据犯罪嫌疑人张娟交待,6月15日晚上六七点左右,犯罪嫌疑人张娟回到家见奶奶躺在炕上看电视,就跟奶奶说她要领男孩子回家睡觉,奶奶不让并说了她几句。张娟与奶奶发生争吵并动手打了奶奶,然后用左手掐奶奶的脖子,用右手把棉被捂在奶奶的头上。连掐带捂,长达十几分钟,导致77岁的老人窒息死亡(死亡时间是8点30分)。见奶奶不动了,张娟用手摸奶奶的脉搏确定其死亡后,把老人的尸体拖到凉房放在那把旧椅子上摆成了坐姿,然后锁上凉房,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出去找到在录像厅认识的王某某和王某(王某某和王某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同样辍学在家),主动、强烈要求王姓二人跟她回家睡觉。张娟把二人领回家后,一晚上与两人共发生了4次性关系。

次日早晨王姓二人走后,张娟便去住家附近的浴池洗澡。上午9点多,张娟的姑姑去看望母亲,发现母亲不在,而且凉房门还锁着。张娟的姑姑打开凉房门后发现母亲已死亡,便报了警。刑警四中队的刑侦人员接到报警后迅速出警,去浴池把正在洗澡的张娟带回询问。直到晚上6时多,在警官审问下,以尸检报告为证据,张娟不得不低下头,招认了自己害死奶奶的全部过程。

至此,由于奶奶管教孙女而惨遭孙女毒手的“6.15”人间悲剧,从张娟的姑姑上午9点多报案到晚上6点多张娟认罪,刑警四中队仅用9个小时便成功破案。

记者发稿时张娟已被刑拘。张娟属未成年人,在法律上等待她的将是什么?本报将继续关注。晨报新闻热线:0471-4965599、0472-6986666媒体互动热线:0471-4912279

根据三一重工公告,流通股股东每持有10股流通股股票将获得非流通股股东支付的3.5股股票和8元现金对价。而按照股权登记日当日收盘价23.82元计算,获得对价后的股价成本应该为17.05元,即获得对价的流通股股东当日出现2.6%的损失。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