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图片

2019-05-25 11:39:01 来源:重庆森林

王学庆:单向收费,我们回顾一下,98年当时信息产业部、国家发改委请了很多部门,包括财政部在开过一次电信资费听证会,主要目标是信息产业部听了单向收费方案。单向收费方案是移动电话单向收费,主叫方单向收费是6毛,被叫电话的人不收费,其中涉及到固定电话打移动电话的问题,固定电话打移动电话也是单向收费,单向收费,移动不收,固定就得多收,当时要求是2毛钱1分钟,当时北京市的固定电话资费是每3分钟0.18元,就等于每分钟6分钱,等于固定电话打移动电话的时候,每分钟涨价1毛4,我们核算过这个方案,因为当时不像现在,手机用户比固定用户还多,当时固定电话用户要远远多于手机用户。我们核算完的结果以后,单向收费方案不是降价,是一个涨价的方案。所以那次会议,我是单向收费激烈反对者之一,但有一样我不是反对单向收费,我反对的是借单向收费变价提案的方案。这是98年的一件事情。

第二次事情,就是2002年左右,当时阚教授说了一个观点,说中国准备实行手机单向收费,这个消息传出去以后,因为中国移动、中国联通都在香港、纽约上市,结果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在纽约的上市公司的股票大幅度下跌。最后吴基传部长到香港做了一个讲话,讲话是单向收费就两年之内不动。

我说这两个事情是让广大读者知道,我们单向收费并不是没想搞过,实际上有两次已经进入快实施的阶段,最后因为各种原因大家把它抛弃了。98年那次是国务院把这个方案否决了,2002年那次是因为香港股市的巨大波动,因为涉及到2002年香港的经济比较难,这是我介绍的背景。

另外,手机单向收费到底有没有必要?有多大价值?我很同意游五洋的观点。手机单向收费,实际上消费者理解的单向收费跟运营商、管制机构理解的单向收费确实有差距。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说,以中国移动的全球通作为例子,50块钱月租费,双向收费,主叫和被叫各4毛钱。如果单向收费后,就是主叫收费,真正来的实质是一方面改变收费方式,改变资费结构,另一方面更重要是消费者要的电信资费水平的降低。如果改为单向收费的话,月租费还是5毛,被叫接电话人的4毛不要,主叫改为8毛钱一分钟,这也是单向收费,我估计着这种单向收费消费者不会欢迎。因为谁的手机是既接电话又要打电话,不可能说我买一个手机就接电话不打电话,那样的话,手机的应用价值是大大降低的,就基本上变为寻呼机了。单向收费这块,消费者要的是资费下降。

我举个例子,双向收费,全球通,我主被叫都收费,主叫变为2毛钱一分钟,被叫变为2毛钱一分钟,跟我们现在消费者理解的主叫4毛钱大致是一样的,这时候单向收费,消费者也会接受。主要的问题是单双向不是主要问题,实质的问题是价格水平下降,这就涉及到游五洋所说的,实际上单向收费不是必须要实行,也不是必须不实行的问题,可以实施,也可以不实施。比如资费套餐,政策是比较宽松的,价格上下可以拿方案,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就可以拿出一套单向的收费方案和现在双向的收费套餐,你让消费者进行选择,至于中间的网结结算的问题,我们对这个问题研究的成果可能和游五洋这边有区别,我认为这不是障碍,解决起来有一定的难度,但绝不是因为这个问题那个就实施不下去,不是,有两种途径,一是要算网结之间的成本,这确实很难办。第二种方式是如果互不结算的话,问题不是很大的。联通用户少,打出去的少,接的也少,中间如果绝对精确是不可能的,但中间的数字我们算大致的时候是差不多的,移动多,打出去的多,接的也多,移动和联通的关系是什么呢?移动用户多,打联通的也多。而联通用户少,接移动的电话也少,如果大致差不多的话,可以用结算的办法把互联互通的方法避过去,这就说到实施的可能性。实施的可能性不存在技术上的障碍,我们说现在也不存在政策上的障碍,因为这涉及到信息产业部4082号文件,这就涉及到运营企业意愿的问题和想不想搞的问题。

主持人:网友听到这里可能豁然开朗,事实上除了美国、加拿大、新加坡和香港地区,全球其他的地方都是单向收费,而且印度智利刚刚改为单向收费。而问题实际上就是老百姓要得到实惠,不一定是改为单向收费。

王学庆:美国和加拿大虽然不是单向收费,但资费方式是非常灵活的,有的是单向,有的是双向,加拿大也是这样的。这涉及到本企业用户之间的通话,也就是本企业的用户跟其他企业的用户的通话,在加拿大是双向收费的,双向收费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避免互联互通的麻烦,互联互通结算确实是麻烦,这说明可以单向,也可以双向,这只是收费方式的问题,并不是非得走哪条路和不走哪条路。

主持人:去年信息产业部和国家发改委下文实施资费上限的管理,把定价权交给运营商,现在看来它是否会引发恶性价格战?它对弱小运营商有什么影响?

游五洋:我认为这是政府适应实际竞争环境作出的改变。在电信市场上,电信的资费和电信的实际资费水平和政府的管制资费类似于双轨制的情况,标准的资费是一种情况,实际竞争是另外一种,现在资费管制的力度也不太强了。另外运营商通过各种变相降价的方式来改变资费的水平,也加大了监管的难度。目前也是为了适应市场环境而进行了资费的改革,目前引发价格战确实存在这种可能,从国外发达国家引进的价格方式,目的是为了保护消费者的利益,在垄断的情况下,运营商不要把业务资费的价格提到一个很高的高度,这种资费管理方式是适应垄断情况下的资费方式。在中国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是一种竞争的情况,文件对下限没有作出规定,目前几个电信企业都是国有企业的情况,有可能发生价格战,因为集团公司要考核省公司,有各种指标,完成任务的话,价格是很好的竞争工具。除了我们现在关注这个文件,事实上除了这个文件以外,信息产业部还有别的文件,运营商实行一些资费套餐的时候要经过政府部门的批准,也就是程序上要合法,这会起到一定的遏制作用。我的意思是并不完全排除这种可能,因为它并没有一个下限管制。恶性竞争的情况可能更多一点,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一个运营商把价格提到标准之上的。

王学庆:我先评价一下信息产业部价格上限的文件,就是4082号文件,我对这个文件评价是很高的,最近这几年有关电信资费文件当中,这是改革力度最大的一个文件,有很多积极的内容在里面,这是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我要区别信息产业部和国家发改委发的4082号文件价格上限制,跟西方国家,比如英国实行的价格上限制是不一样的,我们国家的上限就是以现在的标准资费作为顶限,超过标准资费就是不符合规定的,这个之下你可以去制定价格套餐。西方国家的价格上限制是不一样的,有一个定价公式,是以前一年的价格水平作为基数,加上通货膨胀带来的影响减区技术进步带来的影响,也就是在西方国家的价格上限制的话,上限是移动的线,可能上涨。如果这一年的话,技术没有进步,生产力没有提高的话,而通货膨胀比较高的,就是上涨。如果通货膨胀很低,技术进步很快,生产力提高很快,上限是逼着下降的。信息产业部和发改委的上限是既不允许你上升,也不允许你下降,所以这个上限和西方国家是不一样的。我们价格上限的优势是什么呢?制定起来非常的方便。其缺点就是缺乏灵活性,出台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我们现在没有一个值得大家信赖的公认的价格标准在哪里,没有,只能用这个。这是我对文件本身的评价。

第二,价格资费上限制能不能引发价格战?这一点我跟游老师的观点有歧异,首先我要解释价格战,在电信行业打价格战有什么不好,这个观念我坚持很多年,电信行业的价格战对消费者来说、对行业来说都是有好处的,而且好处远远大于坏处。第一点,刚才说价格是偏高的,偏高意味着对消费者是不公平的,偏高,打价格战不会往上打而是往下打,对消费者是有利的,应该欢迎价格战。第二点,价格战有一种优胜劣汰的过程,市场机制就是靠价格在起作用,优者胜,劣者退,这说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价格战是否是破坏性的。现在移动就两家,如果打价格战,是否把一家打死?我认为不是垄断,而是寡头垄断,寡头垄断打价格战的话,如果一家可以把另一家打死的话,会进行破坏性的价格战,把你打死,然后完全垄断,制定垄断价格实施最大的利益。现在中国的情况怎么样?我们的中国联通、中国移动都是国有企业,都要受到国资委的制约,受到国家的制约,即使移动在价格上打胜联通,政府机构也不会让它打胜,涉及到移动的老总、精英人员都很聪明,如果打胜了联通的话,联通活不下去,意味着移动有可能某一部分划给联通,或者把移动分拆,移动不会这样干的,这涉及到不是移动不能进行破坏性的价格战,而是从企业领导人来说,从企业或者个人的利益角度上讲,就不会打这种破坏性的价格战,既要在价格战中取得相当的利益,又能让联通活得下去,我可以说目前联通跟移动在国内打的价格战基本上就以此作为约束的底线,这说明价格战不会爆发恶性。

网友:小灵通在北京也有月租,神州行、如意通没有,是否会导致小灵通的竞争力变弱呢?

游五洋:神州行、如意通和小灵通可能各自有他们的优劣势。神州行标准的资费是一分钟6毛钱,而且是双向收费,小灵通有它的优势,跟固话资费是相同的,而且是单向收费,我想应该有不同的使用人群。小灵通还是有一定的资费竞争力的。小灵通现在在固话的延伸上,是否取消月租费的话,我认为没有必要取消月租费。我认为取消月租费之后,对消费者不一定是有利的。在既定的成本上,比如支付方式有很多种,有的收月租费,有的不收月租费,比如神州行和如意通不收月租费,但使用率很高。

主持人:就是说神州行、如意通和小灵通有各自的用户群。如果神州行降价后,是否会对小灵通造成冲击呢?

游五洋:神州行、如意通的资费和小灵通一样,小灵通在资费上就没有什么优势。如果在数据业务上,和神州行和如意通是一样的,现在神州行和如意通的数据业务比小灵通要带宽强一些,在同等的情况下,小灵通的竞争力就差了。

不同的资费结构对消费者的影响是不一样的,取决于消费者的使用模式。如果话务量非常大的话,收月租费对我来讲是比较核算的。如果没有月租费,使用费非常贵,话务量大对我也没有核算。我认为运营商应该给他们灵活的定价策略,让他们根据消费者的情况自由选择,这是比较重要的。

主持人:关于3G的话题,有专家建议全国统一只建一张TD网,游老师怎么看待?

游五洋:从推动民族产业来讲,应该合建一张网,这张网可能是公用,其他几家运营商采用虚拟运营的方式,只负责运营,不负责网络建设,我觉得可能大概是这样一种意思,但比较困难一些。网运分离在中国没有实行过,现在是网络运营在一块儿。网运分离的情况下,管制上会碰到很多问题,比如网络资源怎么分配,还有网号、网络资源的管理,以及运营商的竞争,谁来运营这张网,运营模式是怎样的。对政府部门会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因为是全新的模式,具体出现问题也不好判断,但问题会比较多,有一定的难度。

主持人:从长远来看只建立一张网,会促进三网融合,老百姓会得到最便宜的终端,因为网只建一张,同一个标准。过去李进良老师有一个形象的比喻,山西有窄轨,还有宽轨,新中国统一以后,交通秩序统一了,才会四通八达,如果把眼光放到二三十年以后,您说的这小问题是否是障碍呢?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