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拼网国际线上娱乐

2019-05-25 10:55:22 来源:重庆森林

利美仪:不敢了,后来接电话我都有点怕了。我大姐知道这些事情,一直都很担心我,经常给我打电话,可是我那时都不把她的话当回事,只想着怎么救四姐。后来就经常收到很多骚扰的短信,很下流的内容,很多难以启齿的话,让我至今还感到非常屈辱。

“四姐经常问我‘女儿还那么小,如果我哪一天走了,你说她以后还会记得我吗?’”

利美仪:家里除了我,还有爸爸妈妈和5个姐姐。得病的是四姐,她已经结婚了,有一个3岁的女儿,姐夫在一个工业区做保安,每个月的收入只有600元。其他的姐姐也结婚了,可是经济条件都不好。四姐现在每个月的医药费是3000多元。大半年了,我们能拿的都拿出来了,该借的也都借了。

利美仪:他们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一直在家里务农,种种菜然后拿去卖,基本上没有其它经济来源。四姐生病以后,爸爸经常半夜3点多就起床,然后把菜推到市场上去卖,他本来身体就不好。(声音哽咽)

利美仪:那时候我们知道四姐得了这种病,大家都很愕然,然后我们姐妹几个都想给她捐肾,可是要不就是血型不符,要不就是身体太虚不行,那时好像大家都“病”了一样。我那个月就瘦了8斤。

利美仪:(眼睛飘向窗外)四姐一直都很疼我,要是没有四姐,就没有今天的我。平时,她自己每顿饭菜都吃最便宜的,却经常给我买汤喝。有一次买书包,四姐翻遍了全身的口袋,找出15元给我买了一个新书包。医生让四姐住院的那天,不知道情况的我还叫她帮我复印办助学贷款的资料,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到处去找复印室。之后她还坚持工作,直到病情恶化,才不得不住院治疗。

利美仪:住了一个月的医院,因为付不起昂贵的医药费和住院费,就回家自己吃药自己做腹膜透析。现在每天在家里做透析要换3袋药水,那药水一包就是40元,所以即使住在家里,四姐每个月的医药费还是难以负担。可是四姐一直都很坚强,那么久以来,她只哭过两次。她有一次跟我说,她最舍不得的人就是她女儿了,要是没有女儿,她肯定不会接受任何的治疗,她不想拖累大家。她经常问我“女儿还那么小,如果我哪一天走了,你说她以后还会记得我吗?”

利美仪:学费一年4180元,住宿费1500元,还有书费是另计的。算上生活费的话,每年的开销也很大。

利美仪:我自己在学校图书馆勤工俭学,每个月的生活费也就200元。我计算过,每天吃饭平均5元,一个月就150,剩下50元就缴手机费。以前我还经常回家的,来回大概要44元。现在为了能省点钱,我很少回家也很少出校门,能省的就尽量省着点。

利美仪:以前刚上大学的时候,我想继续考研的。现在这样的情况,我都不怎么想了,觉得可能性很小。

利美仪:(腼腆地笑)还行吧!因为其实自己还是挺喜欢学习的。我高考那年考了640多分,重点线是620多分,本来想报考广外的。

利美仪:现在不行了,呵呵,刚进来的时候还行,那时候我考全班第四名,四姐出事以后,我就几乎没有什么心思学习了,天天想着该怎么救四姐,还经常逃课去找那些部门。

利美仪:我大姐知道,她不想我这样。可是我就是静不下心来,有时候上课看到跟四姐差不多年纪的老师,就又会想到躺在医院的四姐。那时候四姐住院的时候,我每个周末都去看望她,每次都哭着回学校。有一次去看四姐,她连水都喝不了,我当时真的好害怕四姐就这样走了。

利美仪:(沉默一会)好,我会的。其实我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因为身边有那么多同学、朋友在关心我们,帮助我们。所以,无论怎样,我选择坚强,而且要好好学习。对四姐,我也绝对不会放弃。

见到利美仪的那天,她戴着一副眼镜,身穿普通的绿色T恤,简简单单的牛仔裤,随意披肩的长发,背着一个大大的书包,清清爽爽地出现在记者的面前。要不是她眼眸里的那丝忧郁,记者很难想象这样一位纯净的女孩有着那样悲苦的经历……

在与她1个多小时的对话中,美仪一直微笑着回答记者的问题。但只要讲到自己年迈的父母和躺在病床上的四姐的时候,她的眼睛便失去光彩。在随意的聊天中,记者能够感觉到,美仪的成长历经“变数”,从茫然到坚定,从软弱到坚强,昔日冒冒失失的单纯小女生已经慢慢长大成熟……美仪告诉记者,在得知四姐生病需要大笔医药费的时候,她甚至想过找个有钱人嫁了自己,只要他能救四姐,自己怎样都无所谓。但是当天晚上,她就哭着打电话告诉记者,她不希望我们在这个方面大做文章,否则,她最后仅剩的一点自尊都会失去,她怕自己接受不了。

最后,让记者感到欣慰的是,美仪说自己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而且,她要勇敢地面对,像四姐一样坚强,不哭。要微笑,一直地微笑下去……

9月15日,西南大学女大学生陈易以“卖身救母”的ID在天涯社区发帖求助:“我多么希望有好心人能救救我妈妈啊!我宁愿卖掉我自己!甘愿毕业后无条件地为他或她打工,我用我的人格和尊严担保,这是一个在校大学生为挽救病危母亲的生命而发自心底的呼声!!!”陈易的帖子引发两个月的网络论坛大战,有人捐款,有人怀疑,有人分析,有人调查,有人证实,有人中伤。最后,这一切因为陈母的去世而宣告中止。

“卖身救母引起如此强烈的关注,由于网络本身是很大的公共话语空间——一个人在上面说话,可能会有千万人在关注着你。”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彭兰曾说过这样一句话。

自8月下旬以来,担当着股市“定海神针”功能的大盘蓝筹股频遭重创,股价一路下滑。以中国石化、G宝钢、华能国际这三只A股市场市值最大的股票为例,自8月至今,期间的最大跌幅分别达到15%、26%、20%,远远超过同期沪深指数11%的跌幅。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