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挝赌场官网

2019-05-25 11:06:20 来源:重庆森林

为了夺回国际快递业务,2002年邮政总局先后发出“64号文件”和“国联472号文件”。“汇丰大厦快递风波”引发了手握“尚方宝剑”的邮政总局的狠招——要求国内外的快递企业都要接受其统一委托管理。

以德国敦豪(DHL)、美国联合包裹(UPS)、美国联邦快递(FEDEX)、荷兰天地快运(TNT)组成的四大跨国公司利益集团率先站出来反抗,他们公开发表声明指出,要接受其委托管理孰难从命。

冲突开始白热化。2003年10月,申通、东方万邦和信达向同行发出“倡议书”,呼吁组建快递行业协会以和邮政总局抗衡;2004年1月15日,由申通、东方万邦、信达牵头,40多家上海快递企业共同参与的座谈会召开,会议的请帖上旗帜鲜明的提出议题——《邮政法》的修改对快递行业的影响。

据当事人彭旨平律师回忆:“大多数受到邀请的企业都到了,会场坐得满满的,毕竟这关系绝大多数快递企业的生死存亡。”

这让决策层意识到,邮政体制改革迫在眉睫。于是国务院研究中心成立了“邮政体制改革”课题组,由产业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冯飞担任组长,和邮政总局、快递协会以及跨国公司等有关利益各方进行了充分接触。

课题做出来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就此召开了研讨会,社会舆论关于邮政体制改革的呼声四起。

课题的协调人和执笔人李佐军表示:“应该说,我们给发改委推进邮政体制改革提供了很重要的参考,事实上发改委也是参考了我们的方案。在此次推进国家邮政体制改革过程中,一些大的原则方向,包括一些操作类型大的环节,也基本上和我们当初的课题设想是一致的。”

数据显示,中国邮政经年亏损,1998年亏损突破100亿元。当邮电分拆后,国家不得不出台“8531”计划,即自1999年起,国家逐年向邮政补贴80亿元、50亿元、30亿元、10亿元。

邮政总局表示,亏损是因为其承担的普遍服务,这带来每年高达41.7亿元的亏损。其中,以农村为主的普遍服务网点亏损达27.67亿元,政策性业务亏损达14.03亿元。

事实上,中国邮政系统在非专营领域也缺乏竞争力。2003年,邮政总局把物流、报刊发行、集邮等业务打包,成立中邮物流有限责任公司,谋求新的利润增长点。但经过两年的发展,中邮物流却没有成为盈利的火车头。

2005年,距离1998年邮政电信分家已有7年;而2005年12月1日,开放外资独自经营物流快递业务的大限将至。

为了迎接2005年12月1日的来临,UPS在2004年底组建了货运服务公司,并于2005年初迅速整合了旗下的资本公司、物流集团和货运服务公司。据透露,UPS将于2007年在上海浦东机场设立国际航空转运中心。

国内的快递企业及非邮政企业,包括物流企业也希望尽快打破垄断,以便和邮政系统的企业公平竞争。

此际,邮政总局感到形势严峻。一方面邮政总局希望推进改革有助于其长远的发展,另一方面邮政总局又感到为难,因为改革就要打破其垄断,丧失部分利益。

其次,从国家行政层面来说,邮政改革也不仅是邮政总局一家的事,邮政总局承担了具有社会公益性质的、公共产品性质的普遍服务,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从整个国家的普遍服务业务的角度来看,邮政体制的改革又涉及到几个部门的利益纠葛——财政部、人民银行、国资委、发改委。

对于财政部而言,邮政体制改革推进下去后,邮政系统就变成了企业,如果不建立起普遍服务补偿机制,普遍服务就难以得到保证;要建立邮政企业的普遍服务补偿机制,财政部就要拿钱,而且不是一笔小数目。

按照邮政总局的计算标准,其每年41.7亿元的亏损均来自其承担的普遍服务,那么财政部是不是应该以41.7亿元/年为标准来计算财政补偿金额呢?

对人民银行而言,最关心的是邮政储蓄问题。实际上邮政企业通过基层吸储,将这笔钱交给人民银行,然后收取稳定的毫无风险的利息差。据统计,目前有多达8000多亿的邮政储蓄放在人民银行,仅2002年邮政总局就从人民银行处获取了180亿元的转存利息。

但邮政储蓄却显得有点怪异,邮政储蓄只吸收贷款不发放贷款,没有任何金融风险可言。人民银行希望把邮政储蓄变成邮政储蓄银行,跟其他银行一样吸储放贷、自负盈亏,通过对银行监管政策对其实施监管。银监会主席刘明康表示,要“抓紧实施邮政储蓄体制改革”,组建邮政储蓄银行,并将其纳入银行监管体系。

社科院金融中心研究员易宪容分析认为,如此一来邮政总局是不愿意的,如果把邮政储蓄变成邮政储蓄银行,那么邮政总局的稳定利息差收益就无法得到保证。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