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真人网上赌博

2019-05-25 11:31:07 来源:重庆森林

台湾“行政院长”谢长廷出人意料向从大陆返台参加端午节联谊的台商送出了“三项大礼”,陈水扁却在另外一个场合全力“开火”,批评大陆的零关税优惠和台湾水果在大陆热卖的宣传纯粹是政治语言,并声称向大陆输出台湾农产品,对台湾农业长远的发展是“短多长空”。

说来真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一场大暴雨居然在台湾一呆就是七天,整个南部地区几乎成了一片沼泽,农田被毁,道路中断,房屋倒塌,二十几条鲜活的生命顷刻间撒手人寰。浸泡在连绵雨水中的民众,望着被毁坏的家园,欲哭无泪。

在天灾面前,我们无话可说。但是,总还是有一些事情是应该做、也可以做的。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台湾的“行政院”在这种时候却以没钱救灾为由提出了一个“八年八百亿水患治理特别条例”,逼着在野党表态。这明摆着是要把灾情作为朝野政争的筹码,其目的不过是为了告诉民众,不管是灾害预防无措,还是救灾不力,完全是在野党“恶性杯葛”之过,与当局无关。难道说当局的日常财政预算里压根就没有灾害准备这一项?难道说可以痛痛快快拿出几千亿元新台币买武器的民进党当局真的拿不出钱来救助百姓吗?

水灾再严重,总还是很快就会过去的,即使有再大的悲伤和怨恨,时间久了,兴许就会慢慢淡化了。比起这场无情的暴雨,更叫民众无法面对和难以容忍的是日本人的霸道和当局的软弱。这种积淀已久的民怨,可不是轻易就能化解的。

本周,岛内渔民为护渔而展开的抗争行动进入第二周,台当局在各方的压力之下总算有了些“动作”:“国安”高层经过“反复论证”和“沙盘推演”,敲定了与日进行渔权谈判的操作细节。有关的官员开始拍胸脯说会保护渔民权益,“海巡署”也宣示要将护渔范围从原本的暂定执法线扩大到二百海里经济海域。渔民们终于看到了当局派出的护渔船舰。遭日本扣押多日的“载亿渔一号”渔船及8名船员也在当局与日方交涉下获释。

但渔民们依然是怨气难消,抗议活动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渔民劳动人权协会等团体数十人,在“外交部”陈情抗议,高喊“当局无能、百姓遭殃”,希望当局硬起来,保卫经济海域,宣示钓鱼岛“主权”;要求陈水扁表态,撤换“外交部长”陈唐山、“驻日代表”许世楷及“海巡署长”许惠佑。宜兰渔民则到“立法院”陈情,痛批“海巡署”及海军无法保护台湾渔船,并表示将自力救济,对越线的日本船只,自动集结,合力扣押。

这怪不得渔民们。要怪只能怪“海巡署”,他们的护渔从来都是只针对大陆渔船,5年的时间竟扣留或驱离了多达2.6万余艘,却不曾对任何一艘“越界”的日籍渔船采取过类似的动作。这次眼看渔民们下“最后通牒”的期限到了,突然间就要把暂定执法线扩大到200海里的经济海域这个他们的船很难开到的地方,怎么可能做得到?明显是在敷衍舆论、糊弄民众。

还有“外交部长”陈唐山也来“添堵”,这个时候竟然还能说出“吵架很正常,就算两个好朋友也会有这样的现象发生,台日关系没有受影响”这样的话来。最让渔民感到气儿不打一处来的是台“国防部”。先是说护渔不是海军的任务,无法派舰赴东北海域执行这一任务;又说海军的原则是不引发争端,不升高冲突,因为台湾打不赢日本。后来在在野党“立委”的反复质询和要求下,甚至以“再不答应派军舰将永远封杀4800亿元新台币军购案”相“威胁”的情况下,好不容易才答应派舰配合护渔,却又传出台军方人士通过媒体向日驻台机构传话,说明派舰只是为了应付“立法院”,不是针对日本的消息。

媚日媚到这个份上,渔民们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那才叫怪呢。更何况“载亿渔一号”的船长还被关押在日本,还得继续接受他们的审判。

本周,代表岛内原住民赴日索讨祖先灵位的高金素梅等人出现在靖国神社门前,他们的行动不但受到日本右翼分子的疯狂围攻,还遭到了上百名荷枪实弹日警的武力驱赶,甚至随团的台湾记者也被日本警察以强制手段限制行动。

受了委屈而又无处申冤的高金素梅痛心不已,泪流满面,这样的场景让岛内的民众感同身受,他们以各种方式全力声援自己的同胞,要求当局对日方的粗暴无理采取行动,为民做主。但他们听到的却是“对日本警察的执法应予以尊重”这类“友善”的声音。万般无奈之下,他们只能以向在台北的“日本交流协会”泼洒沥青的方式发泄自己满腔的怨恨。

不知道是一种巧合呢,还是台当局有意要借两岸交流事务制造些“亮点”以转移岛内民众对渔权纠纷和高金素梅事件的注意力。本周,“行政院长”谢长廷出人意料地向从大陆返台参加端午节联谊的台商送出了“三项大礼”,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正式委托台北市航空运输商业同业公会及“外贸协会”与大陆协商货运包机及农产品销售到大陆等议题。对于谢长廷送出的这“三项大礼”,岛内各界并没有表现出过分的乐观,更没有像“陆委会”官员那样认为这会是“一个重要的新阶段的开始”。因为根据他们的经验,当局往往会在台商定期的会面时有重大的政策宣示,但宣示和落实则完全是两码事。谁知道这次当局会不会还是停留在“嘴上”?如果台当局真的有诚意推动两岸交流,为什么会指派不懂农产品问题的“外贸协会”做为台湾农产品销往大陆的整合窗口?为什么非要坚持“放货不放人”的作法?又为什么对开放大陆游客赴台观光仍然要推三阻四?

事实证明,他们的担心并非多余。几乎就在谢长廷“三项大礼”送出的同时,陈水扁就在另外一个场合全力开火,刻意扭曲大陆的善意,批评大陆的零关税优惠和台湾水果在大陆热卖的宣传纯粹是政治语言,并针对这个议题抛出了“一个原则、三项安排”,声称向大陆输出台湾农产品,对台湾农业长远的发展是“短多长空”,台湾的农业要有出路,除了全力发展高质量高追加价值、高价位与高收益的“四高”农业,还应全力推动台湾农产品向其他地区的外销。听起来陈水扁讲得头头是道,但台湾农产品的外销问题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干了五年都不能解决的问题,现在突然说他有办法了,谁信?

这一周,作为汉光演习前奏的台军“精神战力周”正式登场,为了不让官兵上课时睡觉,保证5天的“精神战力”教育课程的质量,“国防部”可是想了不少办法:不但有布袋戏演出,连超级搞笑的大闷锅模仿秀都搬出来,派甜心主播和“本土一哥”来现场模拟教课,再配以香港“功夫天王”搞笑剧,中场休息还有优美古典音乐欣赏。所有这一切,只是为了达到一个目的:增强士兵们的“敌情观念”和保密意识。也正是出于渲染“敌情观念”的需要,台军高层“研判”出了“大陆解放军极有可能突袭台军东岸的重要军事基地,再配合空降及登陆战攻台”的情报,并展开了提升花东防卫司令部兵力部署的秘密军事行动,结果在移防过程中发生了一辆M60A3战车翻落台东山谷的事故,使这次战车东移的计划意外曝光。

这一周,国亲对“当选无效”诉讼案提起的上诉遭“最高法院”驳回,判定扁、吕当选有效。尽管连战、宋楚瑜分别发表声明和谈话,表达对此一结果的强烈不满,还有部分泛蓝的支持者在法院外集会,抗议“司法”不公,但岛内媒体和民众对于这样一个先知结果后走过场的判决似乎有些“视觉麻木”,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

各级官员们为送礼的事情大伤脑筋,忙得不亦乐乎;各家电视台也都派出最强的转播阵容早早地守候在婚礼现场,以卫星连线的方式对这场“政商名流冠盖云集”的婚宴进行直播报道。而两千名来自台湾各地因为当局的教改政策失去了工作的“流浪教师”,却没有心情来欣赏这种奢华的场面,他们在台北街头冒雨进行了游行,向当局发出了“再穷也不能穷教育”、“我们不要再流浪”的呐喊。作者:谢克

中新网6月19日电参选中国国民党主席的台“立法院长”王金平今天在与党员座谈时说,国民党壮大、发展事关2008年重夺执政,若2008年无法二次政党轮替,泛蓝日后恐将执政无望,国民党也难保不会泡沫化。

据“中央社”报道,王金平自认为可以帮国民党振衰起敝,帮泛蓝整合出一组最有希望胜选的人马,但主张国民党主席不必然是下届“总统”候选人。

王阵营评估十八万黄复兴党员左右选举胜负,近来猛攻另一位党主席参选人、台北市长马英九北市票仓及眷村铁票。王金平上午参加嘉义市“经国新城”完工搬迁剪彩,下午到台北市连赶三场党员座谈,行程满档。

王金平下午在与台北市中山、大同区党员座谈时说,二次政党轮替有赖国民党团结泛蓝等反对力量,国民党要强盛,新任党主席必须振衰起敝,毕竟国民党不比执政时期,处境很危险。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