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美高梅娱乐

2019-05-25 10:43:44 来源:重庆森林

朱恩涛:如今,“黄赌毒”里,“毒”的害处得到了认识,“黄”呢,和艾滋病相关,也让人害怕。但对“赌”,认识不够。中国的传统观念里,小赌不算赌,不犯大法。现在去境外赌博的也相当有群众性比如旅游团出去,都想试一把。玩老虎机、21点什么的,输个几千,也不在乎。

关键是党员干部和公务员参与网络赌博的危害很大,会败坏社会风气,更重要的是思想上的危害。

我大半辈子追逃犯,追贪官,他们拿着这么多的钱挥霍,一夜之间输很多,老百姓就更加痛恨了,影响非常坏,损害了党员、公务员的形象,害了家庭也害了社会。

其实在总体上,(这种官员)还在少数,可资金总数上不少。我们光栽在澳门赌场的公务员和官员就有上百个了,包括党员干部和国企老总。长期这样下去,风气就坏了。这种赌博犯罪活动又会引起其他的犯罪。比如,打架、抢劫甚至杀人灭口等等。

朱恩涛:目前调查还不够深入。从破获的案件看,参与网络赌博的人一般知识水平相对高,赌资比较多。有公务员和党员干部更多参与到(网络赌博)的迹象。相比去境外赌场的,参与者的范围更广,危害更大。因为上网赌博更容易,有点资金就可以。

中国新闻周刊:在近日公布的将要重点查处的22起赌博大案中,网络赌博案件占了一半。能不能说,打击传统赌博在某种程度上刺激了网络赌博的兴盛?传统赌博和网络赌博是不是会在将来出现此消彼长的趋势?

朱恩涛:还不能说网络赌博将会取代传统赌场。在赌场现场的感受和刺激跟网上不完全一样。我们考察过,那种豪赌的一掷千金,心理感受不同。

当然,网络赌博有很快蔓延的趋势。网络赌博不过是近十几年的事,在中国也就三五年,但速度很快,而且造成资金大量外流。在这个意义上看,网络赌博的危害性将会更大。

中国新闻周刊:1月份至今,专项活动取得了显著效果,使得境外周边80多家赌场关闭,我们知道,中国境外周边及东南亚一带的赌场很多以中国人为主要客源,在禁赌方面,我们如何与周边国家和地区协调行动?

朱恩涛:现在还不到收网的时候。等到(收网)那时,肯定是境外的封堵切断,境内的取缔。

我们和周边国家和地区大的合作上没有问题。在一些国家和地区,网站和赌场也会给它们带来一些收益,但是一旦触及犯罪,他们无法拒绝合作,这是义务。中国可以以“洗钱”、“贪污”等罪名去调查,他们也会配合。而且,赌场长期下去,对他们也没有好处。

主要的合作渠道是在国际刑警组织的机制下,双边和多边都有合作机制。这个机制还是很有效的。

比如,前段时间蔡豪文被抓回来了,证据也取到了。(蔡豪文是吉林延边州交通局副县级处长,涉赌金额700万元左右)。还有,厦门市副市长蓝甫从澳大利亚抓回来,过去调查时知道他洗钱、贪污,并不知道他去澳门赌博。后来才发现,他1999年上半年在中央党校学习的时候一天竟然输掉350万,触目惊心!

中国新闻周刊:由于网络赌博借用了高科技手段,相比传统赌博,网络赌博对执法部门提出了怎样的新挑战?

朱恩涛:有形的赌场可以不让人去,但网上赌博很难封,防火墙也有很大的局限性。所以,网络赌博具有很强的隐蔽性,且是跨地区、跨境和跨国的。

如今,公安部的网络警察已经形成一个体系了,各省市以及有的地市,都有了专门的网络警察。这次破200多起案子也是网上侦查为主,和传统手段互相配合。

中国新闻周刊:您刚才也讲到了,网络赌博中,大量的赌资都通过地下钱庄等非法金融机构汇至境外,造成大量资金外流。对这种资金流动,我们有办法防范吗?

朱恩涛:这个我们也是在总结经验。比如需要和银行合作解决。但在流动中,很难说它是脏钱还是干净的。洗钱的方式也有多种,防不胜防。

我们公安部已有很多专家在做一些研究工作,比如经济犯罪侦查局会有人又是警察又懂财务。又比如,(公安部门的)电脑高手也很拔尖。中国新闻周刊:现在舆论在呼吁立禁赌博法,并且对博彩业立法,您对此怎么看?

朱恩涛:如果需要,随时应该立(法),我们公安部门也应该提出。目前打击赌博违法犯罪活动的法律还是滞后,应该完善立法。刑法里只规定了赌博罪,规定非常笼统,对赌博的分类和处罚的规定等都没有细化,需要补充修改。但刑法修改不容易,所以要考虑出台行政法规以及检察院、法院的配套规定等,而并不限于司法解释。(来源:《中国新闻周刊》;刘英丽)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