筒子拉霸

2018-12-11 08:59:16 来源:重庆森林

每逢媒体问及这些,布什烦躁之余,难免紧张。在全国广播公司(NBC)《今日》节目中,眨眼、舔嘴、抖腿、扭脚、坐立不安,布什的紧张情绪透过肢体语言袒露无疑。

布什10日第8次视察受“卡特里娜”飓风袭击的墨西哥湾沿岸灾区,而只有一次允许媒体记者随行。在全国广播公司的《今日》节目中,布什难得接受了14分钟户外独家采访,少有地站在那里,身前没有讲台。眨眼、轻拍、晃动、挪步……所有的举动都在观众的视线中。

当记者马特·劳尔做介绍时,布什的目光就开始像摄像机镜头般来回游离。当劳尔提到民主党对汤姆·迪莱的指控时,布什的不安表现最为突出:他噘出下嘴唇,舔着右嘴角,左腿开始猛烈地抖动。

布什被认为是一个活跃的人,但与身旁的记者劳尔和安详而稳重的夫人劳拉相比,他的肢体语言透露出他想要离开的迫切心情。

这是布什一天中第二次被问到关于罗夫的问题。他眨了两下眼,舌头舔了舔嘴唇,又眨了两下眼,他看似准备回答时,又戛然而止。“我不准备谈这个案子,”停顿了3秒钟后,布什终于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劳尔问,政府在“卡特里娜”飓风过后行动迟缓,这次是否要抓住机会挽回形象?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布什眨眼24次。

当被问及为什么墨西哥湾居民要偿还政府的救灾拨款而伊拉克人却不用偿还,布什眨眼23次,并向上提起裤腿。

回答关于迈尔斯的问题时,布什眨眼37次。不仅如此,他还一次舔嘴唇,三次身体重心转移和数次扭动双脚。

除了录制《今日》节目,布什还对灾区重建工作人员发表了一分钟演讲。他说:“我对你们所做的工作感到无比骄傲。”此外,他还在一所学校发表了两分钟讲话。

当然,布什演讲还保持了很多习惯性的动作:带有用意的手势,歪头的微笑和轻松大笑。但他似乎对时机的掌握失去了控制,他在说伊拉克正在为恐怖主义“付出严肃代价”时露出了微笑。

每天有几十名应征者被“征婚女”带到茶庄天价消费,有的被骗得身无分文;律师指出此行为已构成诈骗罪

日前,曾在一家茶馆上班的林凤(化名)小姐向记者报料,位于芳村区浣花西路今年9月开业的雅轩茶庄的老板聘请了几个美女扮成“富婆”在报纸杂志上大做征婚广告,以到茶馆喝茶聊天为幌子,让应征者高价消费:一杯白开水16元,一泡茶300多元……疯狂骗取应征者的钱物。每天有几十名应征者前往,有的被骗到身无分文,只能借钱坐车回家。而假扮富婆的小姐高者月入过万。家住广州的林凤说她不忍心看到人们继续受骗,因此站出来揭露真相,希望报社能对这个“骗人陷阱”进行曝光。

接到林凤小姐举报后,本报记者和南方电视台今日一线的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10月11日上午,记者以应征者的身份拨通了茶庄在一份杂志上刊登的征婚征友广告上留下的手机号码,这个在广告上自称名叫“新颖”、有百万身家的女孩在询问完记者的职业、籍贯、现在所在的地点后,马上表示两人可以见面谈谈。

记者来到了约定的浣花西路地税局门口后,再次打电话给这名女子。大概几分钟后,一个从马路对面走来的女子冲记者招招手,示意她就是“新颖”。记者认真观察了一下,这个自称有靓车豪宅的“富婆”,披着长发,上身穿黑色体恤,下身着牛仔裤,年纪大约二十五六岁,面容姣好,但看上去有点憔悴。

当记者问她:“为什么不开车出来呢?”对方称自己家就住在附近,走路比开车方便。说完,女子还补充说她的车是广州本田。这时恰好一部“现代”轿车从我们身边经过,记者佯装不知是什么牌子,便向她询问。这名女子看了看车标,很确定地说:“这就是‘广本’啊,我的‘广本’也是这样的。”

随后,该女子带着记者朝马路对面走去,在报料人所指的雅轩茶庄前,她停了下来,指着这家茶庄对记者说:“我们里面坐着聊吧。”记者表示,一大早的不想喝茶,想找一个更安静的地方……但她还没听完记者的话,便打断说:“我哪也不想去,只想到这家茶庄坐坐。”

看到她态度如此坚决,记者只好跟着进了这家茶庄。茶庄大概只有二十多平方米,里面设施简单,用木板隔了几个桌位,由于卫生间和茶桌紧邻,室内有一股难闻的怪味,记者一看环境如此差,再次表示还是去好一点的茶庄喝茶,并称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区会所,环境很优雅。但这个女子根本不理会记者的话,立即坐到了茶桌旁并招呼记者坐在其对面。

茶庄内唯一的服务员看到我们坐下后,马上端上了两杯开水及两个茶点,并询问我们两人要喝什么茶。尽管事先有心理准备,但记者一看价格还是吓了一跳:普洱茶300多元一泡,一般的铁观音茶最少也要100多元,长城干红490多元一瓶。看完报价单,记者表示现在暂时不点茶。服务员要求记者先付32元钱,记者问现在什么都没有点,为什么要付钱呢?服务员称这是他们茶庄内的规矩。

“我一个月工资才有1000多元,现在身上只有60元,你这么有钱,这次喝茶能不能也拿点出来?”记者问道,“你不可能身上几十块钱都没有吧。”女子却说:“你如果没现金,可以拿卡到附近银行取嘛,我陪你去啊。”同时,服务员也一直在怂恿记者点酒和咖啡。但记者态度强硬,一直不愿点酒和咖啡。女子看到记者以各种理由推脱买酒后,态度逐渐冷淡,最后爱理不理。大概在茶庄坐了20多分钟后,记者以两人无法沟通为由一个人先离开了茶庄。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