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汽车 >

需要算算暴雨的经济损失账

发布时间:2017-12-09 11:02  来源:网络整理

截至7月22日凌晨2时,北京全市平均降雨量164毫米


截至7月22日凌晨2时,北京全市平均 降雨量164毫米,图为路人在洪水中游泳

  7月21日,北京遭遇今年以来最大的雨,总体达到特大暴雨级别。截至22日2时,全市平均降雨量164毫米,为61年以来最大,已有37人在大雨中丧生,其中25人溺亡。(今日本报A12版)

  每逢城市遭遇暴雨,常看到两句话在微博上变着花样流行:一句是“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一句是“今天,你看海了吗”,无奈的调侃中包含着悲催的叩问。

  “看海”成为城市别样的风景,是因为下水道过于窄小,加之到处盖楼修路而硬化的路面,积水根本排不下去。我国大部分城市的最低排水标准是一年一遇,即每个小时排36毫米的雨量。这样的标准,面对北京这场平均降雨量164毫米、61年来最大的暴雨,显然就是个毛细血管。

  美剧《越狱》中,迈克尔在一人多高下水道中狂奔,而国产电影《疯狂的石头》里,黑皮只能在下水道里小心爬行。有网友称,看似光鲜亮丽的繁华城市,地下是一片脆弱陈旧不堪一击。一场大雨,让谁的眼睛雪亮,让谁的新衣现形?

  这话说得没错,中国城市建设长期以来重地上轻地下,“地上城”到处是耸立的高楼和立交桥,成倍增长的汽车,但“地下城”还是一条条年久失修的“毛细血管”。一场暴雨,有人撑船,有人游泳,有人车门打不开活活溺亡……暴雨仿佛给一个饭量很小的人拼命喂食,他除了往外呕吐,最后晕过去,还能做什么?

  在法国巴黎,下水道是城市著名的旅游景点,距离地面50米,修了126年,总长2347公里,规模远超地铁,雨水到了地面便迅即无踪,走在街上连鞋都不会湿。日本东京地下排水系统1992年开工,2006年竣工,堪称世界上最先进的下水道排水系统,地下河深达60米。德国的排水管道可以环绕地球13圈,最出色的是路面能透水。而意大利罗马,2500年前建设的下水道现在仍在用。

  国内也有很好的例子,明朝初年修建的故宫下水道,历经六百年,现在仍发挥重要作用。通过纵横交错的明沟暗渠,雨水很快可以流走。无论多大的雨,故宫内也不会积水;号称“最不怕淹的城市”青岛,汲取和承袭了德式排水系统的设计思路,广泛采用雨污分流理念新建管道,并大规模改造、提升旧有管道,去年7月2日市区降水182.5毫米,但整座城市交通没有瘫痪,也没内涝。

  近些年,中国很多城市建设突飞猛进,但仅限于地表建筑,而地下设施尤其是排水系统非常滞后,北京工业大学建筑工程学院教授、给排水专家周玉文教授称:“中国城市雨水系统整体性很差,没有人管整体,缺乏长远规划。没有一个城市不欠排水系统的钱,一年淹几次很正常。”

  北京这场暴雨,转移群众1万多人,投入抢险的干部不下10万人。我想,如果有强大的排水系统支撑,我们就不必那么慌乱,不会那么忙碌,更不会一场暴雨就死亡那么多人。

  “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这句话永不过时,下水道不仅仅是民生工程,也是生命线工程。虽然修建下水道不像地面盖楼,卖不了钱,但是能建好这座“地下城”,才是真的勇士。

  事关民生,“地下城”不能被遗忘。风停雨止之时,反思和追问不能停止。

  贡万军

  观点争鸣 需要算算暴雨的经济损失账

  每一次城市严重内涝之后,舆情都会呼吁反思作为城市良心的下水道建设。虽说北京此次强暴雨是61年以来最大,天灾的因素很明显,但是,在如此庞大的防汛预案作用之下,城市依然难逃“瘫痪”的命运,人员伤亡令人悲恸,大量汽车被淹让人扼腕,城市排水系统不能说就没有责任,防汛预案的制定实施过程中,怎样最大化实现官民互动也需要积累经验。

  需要算算暴雨后的经济损失账了,迫于泥石流等危险压力,紧急转移山区县群众的费用支出在所难免,之于城区之内,一场暴雨让多少人有家不能回、有路不能走;又有多少辆汽车惨遭灌顶需要维修;数万人出动抢排积水,设备运行和人力资本都将花费巨大;交警全警上路,雨中市民守望相助,即便是义务也需要成本;更何况,人员伤亡或是无价的惨重损失。一座城市在经历一番暴雨突袭之后,到底损失了多少,需要做个统计,算算细账。

  这笔账用来比对改造城市排水系统的预算支出,如果一场或者几场暴雨后公共服务设施损失、抢险成本支出、民众私人财产损失等等累计,接近甚至超过了城市排水系统的改造预算,那么就需要痛下决心重新设计和改造城市排水系统。即便改造之后60年用不到一次,都是物超所值的。汶川一震,推动了《防震减灾法》的修订,各地频发的极端暴雨天气,应该促动城建从相关法规到具体实施的一系列升级完善。燕农





上一篇:大众软件:从电影角度浅谈游戏创作
下一篇:如何计算猪圆环病毒2型(PCV2)造成的经济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