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标杆电价“火线”上调 燃煤电企暂解燃眉之急

发布时间:2017-07-31 09:26  来源:网络整理

“公司近日收到山西省发改委通知,为缓解燃煤发电企业经营困难,我省燃煤发电机组标杆上网电价提高每千瓦时1.15分钱(含税)”——漳泽电力7月27日发布的这一则公告,对于大多数陷入亏损境地的燃煤发电企业来说,既像是久旱逢甘霖,也可以说终于等来了“雪中送炭”。

眼下正处在三伏中最酷热难熬的中伏,恰是一年中电力企业迎峰度夏的决战时刻,可对于占据全国绝对发电量超过七成的火电企业来说,今年上半年以来煤炭价格的大涨却导致成本急剧攀升,导致利润大幅下滑甚至引发亏损。而在此时此刻调整上网电价,相当于给迎峰度夏关键一役的主力部队“火线慰问”,即便难以覆盖其成本的涨幅,但至少是看到了减亏的希望。

“煤炭企业和煤电企业,总是一方有肉吃,另一方就得‘喝稀汤’。”一位煤炭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这种情况在今年上半年表现得尤为明显。7月2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数据,其中煤炭行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9.7倍,在41个工业大类中高居首位。相比之下,电力行业却成为为数不多的利润下降的“失落行业”。

分析其中的原因,这自然与煤炭供应偏紧、价格大涨有关,而这也导致煤电企业电煤成本大幅攀升。华东地区一家大型国有电企的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煤炭来源一方面是企业自备矿,但是数量很少,更多的来源是“长协煤”(按长期协议价格供应的煤炭)以及贸易商。在今年煤矿检查等因素影响长协煤出矿时间及进度的情况下,向贸易商购买现货的情况也随之增加。

与长协煤的价格相比,现货价格还要更高一些。“煤炭行情好,贸易商就倾向于囤货,我们现在和贸易商也处在一个博弈的过程。”

为缓解煤电企业经营困难问题,部分地方近期上调了燃煤发电上网电价。记者注意到,目前已有十余省份上调本省燃煤标杆电价,上调幅度在0.14分/千瓦时~2.28分/千瓦时之间。不过,电厂及业内人士都表示,与今年以来煤炭价格的涨幅相比,每千瓦时上调1~2分的上网电价,只能缓解其一部分成本压力,但还难以解决根本性的成本难题,无法使一些燃煤电厂扭亏为盈。

煤电企业受困煤价升高

今年上半年,全国火力绝对发电量达到2221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1%,在全国绝对发电量29598亿千瓦时中占比高达75%。

尽管火力发电量增长,但在煤炭价格大幅上涨的背景下,煤电企业成本抬升明显,让多家煤电企业盈利堪忧。

上述电企内部人士表示,尽管煤炭长协保证了企业大部分的煤炭供应量,但是前几个月的履约情况并不好。由于长协煤供给偏紧,电企向贸易商采购现货的情况也在增多。

易煤研究院研究员张飞龙对记者表示,尽管近些年煤企和电企每年都会签订长协,但以往一旦煤炭价格偏高,长协对煤炭企业的约束力就在减弱。相应的,如果煤炭价格低,实际上对电厂的约束力也在减弱,所以历史上长协履约率出现过低至60%甚至50%的情况。

不过,张飞龙强调说,在今年4月发改委下发文件要求加快签订和严格履行煤炭中长期合同后,5月份的履约率开始提高。

4月7日,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加快签订和严格履行煤炭中长期合同的通知》,要求截止到4月底前,长协签约量未达到75%、季度履约量未达到80%或半年履约量未达到90%的企业,将被约谈和通报;对于全年签约量低于75%或履约不到90%的煤炭企业,执行用电差别电价;而对于发电企业,则将核减计划电量,限制其参与电力直接交易。

中电联行环部副处长张卫东表示,长协价格是按照基准价与浮动价的定价模式,去年11月确定的基准价格是每吨535元,目前加上现货浮动等情况,现在的长协价格基本也都在每吨560到570元的水平,这个价格已经给了电厂很大压力,基本无法盈利。

“煤炭央企对长协的执行率还可以。但是现在主要的问题还是在价格太高。”张卫东说。

据中债资信电力行业研究团队分析,以环渤海动力煤平均价格指数测算,电力企业的盈亏平衡点约为554元/吨——当煤价在550元/吨至600元/吨时,大部分火电企业面临亏损;当煤价在500元/吨至550元/吨时,全国约半数区域企业接近盈亏平衡。

值得注意的是,现阶段相对于长协煤价来说,更高的现货价使得煤电企业压力更大,部分地区动力煤贸易商报价涨破600元/吨“红色警戒线”。

上述电企内部人士表示,“6月份的时候,因为煤炭价格行情好,很多贸易商都在囤货。我在和贸易商接触的时候了解到,随便一个贸易商最少都是囤了1万到2万吨,和我们(煤电厂)就是在比谁的耐心更好。”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人士也表示,“这几天长江口的许多贸易商都开始抛货了,他们觉得煤炭价格差不多见顶了。”

多家电企上半年业绩预亏





上一篇:二季度销售大增 19% Adidas集团2017全年销售额有望
下一篇:中国食品科技网